快捷搜索:  

记者调查:院前急救成功率低 群众对急救知识了解少

● 很多来急诊的(de)患者都可以通过院前自己、家属或者周围人(ren)的(de)急救,来避免危重情况发生。但实际中,我(wo)国院前急救的(de)成功率或效果并不尽如人(ren)意,甚至有些较坏的(de)情况就是(shi)因为错误的(de)院前急救方式导致的(de)

● 学生对(dui)于医疗急救知识和技能培训停留在类似“书本”的(de)表面学习上,缺少实际演练,遇到突发事件,显得信心不足,恐惧行动。群众对(dui)施救行为是(shi)否会担责的(de)法律认识不够,对(dui)施救行为免责的(de)规定有疑虑,个别媒体为博流量对(dui)个案进行片面的(de)、负面的(de)宣传,导致很多群众心存爱心乐于施救,但畏惧承担责任不敢行动的(de)矛盾现象普遍存在,从而影响到公众对(dui)急救行为的(de)积极性

● 各类学校应当将医疗急救知识和技能培训作为地方课程专题教育内容,在专业组织的(de)指导下,开展适合学校实际和学生特点的(de)针对(dui)性培训,提高学生的(de)安全意识和自救、互救能力。还应该从国家层面通过立法确定有关急救教育的(de)课程,在公共场所、群众性活动场所增设(she)急救专员

□ 本报见习记者 张守坤

□ 本报记者 陈 磊

9月3日晚上10点多,天津市某三甲医院的(de)急诊科室内还是(shi)人(ren)来人(ren)往,急诊室外站满了焦急等待的(de)患者家属,急诊室的(de)走廊里有十几位正在输液的(de)病患。

《法治日报》记者看到,在不到一小时的(de)时间(shijian)里,就有三个担架从救护车上抬下,还有一名患者上了救护车转到其他(ta)医院。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卢骁向记者介绍,一般来说,到急诊室的(de)病人(ren),有危重病人(ren),也有症状比较轻的(de)病人(ren)。危重病人(ren)会第一时间(shijian)进入抢救复苏室,这些病人(ren)主要为严重的(de)创伤,比如说车祸、高速坠落伤,还有一些心跳呼吸骤停,最常见的(de)如心肌梗死、脑出血等,还有一些普通的(de)急诊病人(ren),需要在急诊间进行处理治疗,比如急性胃肠炎、肠痉挛、胃溃疡等。

9月1日至7日,记者在天津、北京的(de)5家医院走访时看到,不管是(shi)白天还是(shi)夜晚,不管是(shi)节假日还是(shi)平时,医院的(de)急诊室总是(shi)人(ren)满为患,有时急诊中心的(de)走廊、出口附近还有塞不下的(de)人(ren)在输液。

据接受记者采访的(de)医生和专家介绍,其实很多来急诊的(de)患者,都可以通过院前自己、家属或者周围人(ren)的(de)急救,来避免危重情况发生。但实际中,我(wo)国院前急救的(de)成功率或效果并不尽如人(ren)意,甚至有些较坏的(de)情况就是(shi)因为错误的(de)院前急救方式导致的(de)。

9月10日,正值第23个世界急救日,今年急救日的(de)主题是(shi)“终身学急救,救护伴我(wo)行”。人(ren)们(men)对(dui)急救知识了解情况如何,社会急救目前面临哪些短板?如何才能提升整个社会的(de)急救意识和水平?记者对(dui)此展开了调查。

需要急救患者多

院前急救很必要

今年1月7日,浙江省温州市急救中心发布2021年院前急救数据:全年接警122927起,出车53131趟,救治病人(ren)39488人(ren)次。

4月,安徽省芜湖市120大数据发布统计,2022年第一季度芜湖市120急救中心共受理电话(dianhua)55346通,较上季度增长8.45%,出车9043趟,较上季度增长3.49%,救治病人(ren)8959人(ren)次,较上季度增长3.83%。

北京朝阳医院(西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魏兵告诉记者,除创伤外,心脑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比如心肌梗死、心绞痛、冠心病等,也包括脑出血、脑梗死这些,占了急诊室的(de)大部分情况。还有较为常见的(de)就是(shi)在季节交替时上呼吸道感染,包括慢性肺气肿病发作,以及一些外院转来的(de)病人(ren)。

一天深夜,急诊室来了一对(dui)50多岁的(de)夫妻。病人(ren)的(de)妻子告诉魏兵,她(ta)的(de)丈夫牙疼。当时魏兵觉得有些奇怪——牙疼为什么会夜里来到急诊室?原来,病人(ren)的(de)妻子了解过急救的(de)相关知识,她(ta)丈夫的(de)牙疼与咬合、局部触碰没有关系,牙疼的(de)时候包括颈部、背部都有牵涉疼,后来一查心电图果然有心肌缺血的(de)表现,他(ta)的(de)牙疼实际上就是(shi)心绞痛的(de)症状。

收到心内科后,由于发现和救治及时,病人(ren)的(de)生命没有什么危险。“这种情况如果一不注意,可能连送到医院的(de)机会都没有。”魏兵说。

“心脑血管疾病的(de)就诊时间(shijian)性非常强,能够有效提前处理的(de)窗口期较短,普通人(ren)对(dui)这些症状的(de)识别也比较关键。”魏兵说,如果觉得自己能够识别,或者察觉出身体有什么异常,最好(hao)尽早到医院就诊,这样可以把损伤降到最低。还有些需要去急诊的(de)病症是(shi)大家完全可以预防的(de)。比如秋冬季节,我(wo)们(men)应注意保暖,勤洗手多戴口罩,做好(hao)呼吸道的(de)防护,呼吸道传染病就能明显减少。

多位受访医生均认为,院前急救往往能够决定患者的(de)命运,急救是(shi)否及时、判断是(shi)否正确、措施是(shi)否果断得力,均将影响到病人(ren)的(de)安危。

“比如说心搏骤停的(de)病人(ren),其实旁人(ren)以及目击者对(dui)他(ta)进行有效的(de)心肺复苏,是(shi)可以明显改善患者的(de)预后效果。目击者有效的(de)心肺复苏,可以让患者的(de)心肺复苏成功率达到医生到来后急救的(de)10倍,甚至20倍以上,这是(shi)一个非常大的(de)差距。”卢骁说。

错误急救危害大

社会急救较缺乏

“如果这个孩子家长不这样去做,孩子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会很快就度过这种不适的(de)症状。但是(shi)家长用了错误的(de)急救方法,导致孩子最终死亡。”在社交平台回忆起这件事,北京市某医院急诊科医生巍子仍惋惜不已。

一天,巍子接到急救任务,一个孩子呼吸困难,医护人(ren)员上了救护车的(de)第一步,就是(shi)回拨电话(dianhua)指导救援,“你(ni)们(men)快点来你(ni)们(men)快点来!孩子喘不上气了要不行了!”电话(dianhua)另一头孩子的(de)母亲撕心裂肺地喊道,当巍子想再问什么情况时,电话(dianhua)已经挂断并且无法打通。

很快,巍子到达了急救现场,第一眼就看到家长在给孩子做胸外按压,但是(shi)有一点引起了巍子的(de)注意,就是(shi)孩子的(de)胳膊还在慢慢往上抬,于是(shi)巍子迅速跑过去制止家长。

当把孩子转移到急救车上时,巍子发现,孩子的(de)胸廓已经完全塌陷,肋骨多处骨折,呼吸基本已经停止。医护人(ren)员边抢救边问孩子家长什么情况,家长说孩子不听话和她(ta)吵架,吵着吵着就喘不上来气,于是(shi)就慌了,只记着这种情况应该做胸外按压、人(ren)工呼吸。于是(shi)赶紧把孩子搬到外面空地用力地按,结果怎么都醒不了。

“孩子跟家长吵架喘不上气,实际上是(shi)因为呼出的(de)二氧化碳过多,这时候人(ren)们(men)可能呼吸困难,会有嘴麻甚至抽筋情况产生,很简单的(de)一个急救方法,就是(shi)戴口罩或者用一个塑料袋扣在嘴上,慢慢地深呼吸就能缓解,根本不用做胸外按压。最后孩子没有抢救过来,孩子可以说是(shi)被家长错误的(de)急救方式活活摁死的(de),但我(wo)们(men)很难把真实情况告诉家长。”巍子说。

据调查,约有70%的(de)急症发生在家庭,家庭急救也是(shi)院前急救的(de)重要组成部分,但“院前急救不成功是(shi)常态”的(de)说法也广为流传。

接受记者采访的(de)医生和专家们(men)认为,这句话可能并不准确,但有一定道理,我(wo)国的(de)院前急救成功率确实不够高,这和社会的(de)急救知识普及率不高、社会急救能力低有直接关系。

中国政法大学医药法律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刘鑫认为,当前公众对(dui)急救知识的(de)了解是(shi)非常贫乏的(de)。

“因为我(wo)们(men)没有这类专门的(de)教育,现在也仅仅是(shi)一些条件相对(dui)好(hao)点的(de)急救机构,会受邀到社会上参与企事业单位的(de)急救培训。或者一些承办群体性活动的(de)公共场所,才会想到这方面的(de)问题,需要培训一些有急救知识的(de)人(ren)。但这些培训基本上都是(shi)要收费的(de),而且普及率不高。”刘鑫说。

“目前我(wo)们(men)缺乏专门的(de)师资力量,仅在北京等几个大城市有专门的(de)培训机构,但其他(ta)省一级、市一级、县一级都少有这种培训师资。如果没人(ren)来培训,即使公众有意愿,也无法推进。此外,费用由谁来支付、专业教材的(de)缺乏也是(shi)大问题。这些都是(shi)导致当前我(wo)们(men)公众急救基础知识了解贫乏的(de)重要原因。”刘鑫说。

魏兵说:“实际上,公众对(dui)于急救知识的(de)渴望度比较高,加上现在很多新闻(xinwen)报道参加剧烈运动或者一些很小的(de)事情就有人(ren)猝死,这些大多是(shi)年轻人(ren)。大家都愿意去了解这方面的(de)知识,但能够学到急救知识的(de)途径不多,正规的(de)培训也少,反而民间不科学的(de)说法太多,比如孩子溺水后背着来回跑控水这件事一直都有发生,实际上这么做一点用都没有,反而会耽误抢救时间(shijian)。”

自动体外除颤器,即“AED”,被人(ren)们(men)称为“急救神器”。它(ta)是(shi)一种便携式的(de)医疗设(she)备,可以诊断特定的(de)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电击除颤,是(shi)可被非专业人(ren)员使用的(de)用于抢救心搏骤停患者的(de)医疗设(she)备。目前,全国多地景区、商圈和公园,机场、火车站、轨道交通站等各个交通枢纽,图书馆、学校等场合均有AED配置。

“但很多时候,一般公众根本就不懂心肺复苏,AED也只是(shi)看广告中介绍而没操作过,真正在出现有人(ren)突然呼吸心跳停滞,又没有医务人(ren)员在场的(de)情况下,急救基本上就抓瞎。这个心肺复苏它(ta)是(shi)有专门的(de)技术要求的(de),心脏按压它(ta)是(shi)有力度要求的(de),所以你(ni)没有经过培训,培训过后你(ni)没有进行操作训练,是(shi)很难掌握的(de),所以在这样的(de)一种社会急救条件匮乏的(de)大环境之下,如果真有人(ren)出现了问题,也很难得到相应的(de)救治。”刘鑫说。

亟待各方齐发力

加强宣传重教育

去年,新修订的(de)《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fuwu)条例》公布。其中提到,各类学校应当将医疗急救知识和技能培训作为地方课程专题教育内容,在专业组织的(de)指导下,开展适合学校实际和学生特点的(de)针对(dui)性培训,提高学生的(de)安全意识和自救、互救能力。此外,太原、上海等多地院前医疗救急服务(fuwu)条例也都提到了这一要求。

从记者调查情况来看,在现实中,这项内容完成的(de)效果并不十分理想。比如有些学校从未开展过急救培训,有些学校只是(shi)在急救日当天放几部宣传片或请人(ren)做讲座,一年之中剩下的(de)其他(ta)时间(shijian)再未提及急救。

在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邓利强看来,这种现象与多方面原因有关。学生对(dui)于医疗急救知识和技能培训停留在类似“书本”的(de)表面学习上,缺少实际演练,遇到突发事件,显得信心不足,恐惧行动。群众对(dui)施救行为是(shi)否会担责的(de)法律认识不够,对(dui)施救行为免责的(de)规定有疑虑,个别自媒体为博流量对(dui)个案进行片面的(de)、负面的(de)宣传,导致很多群众心存爱心乐于施救,但畏惧承担责任不敢行动的(de)矛盾现象普遍存在,从而影响到公众对(dui)急救行为的(de)积极性。此外,校园和社会对(dui)紧急施救提倡及重视(shi)性不足。

如何加强公众科学急救技能,提高社会急救能力?

魏兵建(jian)议,针对(dui)学生急救知识的(de)学习不能要求太高,最好(hao)是(shi)成年人(ren),或者说高中阶段再强化对(dui)他(ta)们(men)进行急救的(de)识别和指导。

“孩子太小,对(dui)复杂事情分辨起来比较困难,而且如果万一施救不成功,对(dui)他(ta)们(men)的(de)心理也会造成创伤。能够通过简单培训让他(ta)们(men)遇到紧急情况要及时救助他(ta)人(ren),拨打急救电话(dianhua),对(dui)急救知识有个简单了解就可以。”魏兵说。

邓利强认为,可以根据不同年龄段学生开展专项急救知识宣教和技能培训,比如针对(dui)幼儿的(de)卡通动画形式将涉及急救知识宣教和技能培训进行生动教育;小学生具有好(hao)动的(de)、爱模仿的(de)特性,可以尝试针对(dui)该年龄段可行急救环节的(de)演练,比如怎么拨打急救电话(dianhua);针对(dui)中学生大学生,可以通过还原现实情景,指导正常的(de)急救操作;加大对(dui)学生见义勇为、乐于施救行为的(de)鼓励和表扬;对(dui)学生和家长普及紧急施救相关法律问题的(de)解读,列举相关裁判案例,消除他(ta)们(men)对(dui)采取紧急救助行为后承担法律责任的(de)疑虑。

“科技(keji)发达的(de)时代,充分利用多媒体技术,可以尝试通过图画,短视(shi)频(pin),甚至情景剧扩大公众急救知识的(de)普及,推动在校园、企业(qiye)单位、人(ren)员密集的(de)公众场合进行宣教培训,还可以提倡将具备急救技能作为单位招聘、员工入职或晋升的(de)优选条件。”邓利强说。

为推动公众对(dui)正确急救知识的(de)了解,卢骁加入MCN知识矩阵,在多个社交平台分享医疗知识,抖音号“卢骁的(de)急诊日记”已收获130多万粉丝;魏兵的(de)抖音号“朝阳急诊科魏兵医生”也已发布了近100个医疗科普短视(shi)频(pin),在评论区、私信解答了许多人(ren)的(de)问题。

据今日头条相关负责人(ren)介绍,2021年1月以来,平台邀请优质作者“泽桥医生”打造“学会急救,即时自救”主题视(shi)频(pin)合集,围绕“心肺复苏术”“AED如何使用”“海姆立克急救法”“婴幼儿异物入喉”等打造17个不同场景的(de)急救主题内容,不少人(ren)在视(shi)频(pin)评论区给予正向反馈。

自2019年起,不少用户在抖音上发起#海姆立克急救法话题,并制作相关科普视(shi)频(pin),借助平台传播急救知识。至今,这些视(shi)频(pin)在抖音已经被播放学习了31.2亿次。

“此外,还应该从国家层面通过立法确定有关急救教育的(de)课程,在公共场所、群众性活动场所增设(she)急救专员。”刘鑫说,这是(shi)一个综合性的(de)大工程,需要整个社会对(dui)急救问题逐渐重视(shi)、认识水平逐步提高后,公众急救知识和社会急救能力才能提高。” 【编辑:田博群】

姚中秋:当中秋遇上教师节

笑死,杨丞琳提了句“海鲜”就把他(ta)们(men)都整破防了

【寻味中华】葱烤大排:上海人(ren)记忆中的(de)老味道

2022年上半年世界华文传媒新媒体影响力榜

一家三代9位教师:长大后我(wo)就成了你(ni)

北京消协:六成多受访者称有被大数据“杀熟”经历

有聊丨作家蒋胜男:写作是(shi)我(wo)体察生活的(de)一种方式

中印两军位加南达坂一线部队(dui)开始同步有计划组织脱离接触

月亮上真的(de)有“嫦娥”!中国首次发现月球新矿物

2022年8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5% 环比下降0.1%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月球新矿物“嫦娥石”

中秋国庆假期疫情防控措施公布,持续整治层层加码

被控洗钱等罪名 特朗普前顾问班农纽约出庭不认罪

白金汉宫宣布!传位于查尔斯!

张伯苓后人(ren)张元龙:南开百年与“公能”精神

三级公立医院种植牙医疗服务(fuwu)部分的(de)价格调控目标确定为4500元

中新网评:黑历史再添一笔,“黑客帝国”何时收手?

今昔对(dui)比黑龙江,这些变化“杠杠滴”

MCN,地方课程,急救知识,抢救,魏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311人留言! 共有:311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